春耕走基层 | 黑龙江:“淡储旺销”难为继,化肥流通迎变局

发布时间:2019-05-05 09:17:37    来源:

南国四月芳菲已尽,北国春耕尚未开犁。作为祖国的“北大仓”,黑龙江省是我国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、粮食库存第一大省,粮食年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10%左右。黑龙江省的春播及肥料保供情况,直接关系到国家的粮食安全大计。近日,《中国农资》记者走进黑龙江,对当地的春耕备肥情况,以及肥料市场出现的一些新变化进行了调研采访。

多因素发酵
春耕肥需求整体遇冷

黑龙江省的农业资源禀赋得天独厚,粮食播种面积、产量及品质在国内均名列前茅。其中,优质粳稻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46.4%;玉米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13.4%;非转基因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均占全国40%以上。受化肥零增长到负增长政策的影响,全省的肥料年需求总量虽然从600多万吨降至500多万吨,但仍是国内春耕肥料市场的主战场之一。

今年,黑龙江省的春耕肥料市场,从南到北启动都比较晚。绥芬河市龙生经贸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刘一兵告诉记者,今年的春耕确实出现了一些异于常年的变化。

第一,气候异常,客观上导春播和用肥期拖后。据了解,黑龙江省2018年春节前仅有两场较大规模的降雪,全省平均降水量比往年同期偏少61%。2019年春节后连续两场降雪,虽然对今春的土壤墒情有所缓解,但谷雨前出现了一波较大幅度的降温,致使黑龙江中部地区的春播用肥推迟到5月1日之后,北部和东北部地区推迟到5月15日。

第二,受种植结构调整影响,用肥量有所减少。据刘一兵介绍,黑龙江省去年的大豆实际种植面积约为4000万亩,今年的大豆面积预计将增长至6000万亩,玉米面积相应调减。主要判断依据是,区域内某大型农资流通商的大豆肥销量从1500吨增长到7000吨,大豆种子和种衣剂的销量也大幅增加。由于大豆用肥量比玉米要少,预计将减少35-40万吨的用肥需求。

第三,粮价整体低迷,与肥价上升趋势相背离,导致农民用肥积极性和用肥量降低。“今年五常水稻除了民乐乡和安家镇等核心区的价格较高之外,其他地区的基本上都是1.5-1.8元/斤,普降0.1-0.2元。玉米价格以鲅鱼圈港口为例,从去年10月份的1950元/吨一直呈震荡下降趋势,最好阶段跌幅达0.1元/斤。截止今年4月底,玉米价格为1800元/吨,对农民用肥积极性造成了一定影响。

第四,国家农业补贴政策的变化,加之农民在种什么的选择上比较犹豫,客观上也导致春播迟滞。另外,中国今年计划从美国进口4000万吨大豆、2000万吨玉米、1000万吨小麦,对农民的选择以及后续的粮食价格必然产生影响。

截至目前,黑龙江省的春耕备肥已完成80%,春播现已陆续开犁。整体来看,由于天气、粮价、种植结构等多因素的叠加发酵,黑龙江春播出现延后,整体用肥量从肥料生产企业到肥料流通企业预计有明显下降,并且均有不同程度的库存。

结构性调整
供应格局发生新变化

从化肥供应的角度来看,今春的黑龙江市场也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,包括产能与产品结构、品牌市场占有率、市场竞争秩序等诸多方面的调整。刘一兵表示,供应面最大的变化,就是结构性的调整非常明显。“受化肥负增长政策的影响,化肥增量的可能性几乎为零,但各肥种间的销量涨跌是客观存在的。”刘一兵分析说。


具体来看,黑龙江省今年的BB肥减量最为显著,并且呈现出高含量卖不过低含量、高价位卖不过低价位的趋势。刘一兵告诉记者:“由于今年化肥价格整体偏高,导致农民用肥积极性、数量和品质均显著下降。各BB肥生产企业50%含量以下呈上升趋势,并且普遍用氯化铵挤压颗粒代替尿素为原料,降低成本。另外,大颗粒尿素、二铵、颗粒氯化钾 ‘老三样’的抬头,也对BB肥厂家造成了很大的冲击。据相关BB厂负责人反映,由于今年赊销比例的大幅下降,农民在购肥时就会货比三家,变‘谁赊销就买谁的’为‘谁便宜就买谁的’。一些经销商就在自家门口挂牌,将明码标价的‘老三样’按比例现场掺混卖给农民。这样一来,就把BB肥厂的市场和利润挤压掉了。”

与BB肥相比,今年黑龙江的复合肥行情,无论是产量还是销量较去年同期均有所回暖。刘一兵表示,东北地区复合肥的产能和产量有增有减,但总体有所增长。增的是有品牌和生产优势大型复合肥企业,例如新洋丰、史丹利、金正大,另外还有一些新兴的高塔复合肥厂。“近期东北地区增加了几家高塔复合肥生产企业,每家的产能在5-7万吨,年新增产量25-30万吨。从硫基肥调运量看,辽宁西洋原本是东三省生产硫基复合肥规模最大的,由于近期鲁西硫基复合肥全面停产,导致西洋的生产周期延长,产量增加。云图控股、济源丰田等厂家的发运量较往年也有所增加。”刘一兵介绍,“今年南方等省的低价氯基复合肥在东北市场到货量较往年有所提高,这种结构性的调整在今年体现的非常明显。”

此外,记者在调查走访中还了解到,随着近年来黑龙江粮食深加工企业的不断增加,市场上出现了大量成本较低的,以味精下脚料等为原料的有机肥及有机无机复混肥产品。据不完全统计,此类肥料在黑龙江省的生产量约为80-100万吨,约占全省化肥需求总量近六分之一。此类肥料缺乏统一市场规范和监管,在农资需求萎靡不振的情况下,假冒伪劣产品的抬头,对传统肥料和正规的新型肥料产生了较大的冲击。

产销趋于集中
“淡储旺销”模式在打破

除了需求与供应方面的新变化,黑龙江省春耕市场“淡储旺销”的模式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。刘一兵表示,从去年冬储至今春备耕,生产厂家出价早、出价高,但除了尿素出现阶段性价格波动之外,磷复肥均呈现为前高后低的阴跌态势。这导致有实力的大型贸易商、工厂越早采购,损失越大,反而是生产和贸易规模较小、实力较弱的企业,由于春节后陆续采购或现销现采,规避了风险,获得了实惠。刘一兵分析说,“从目前这种形势来判断,明年春耕备肥推迟是大概率事件。”

近年来,受化肥行业供给侧改革影响,产能大幅削减,产业集中度逐年提升,这也导致上游资源型企业的话语权增大,其利润率明显提高,而流通环节的经营风险则逐渐加大,经营利润持续下滑。作为淡储旺销的主要参与者——流通企业,对市场的参与度和积极性有所下降。

另外,随着城镇化改造与土地流转步伐的加快,一部分农民离开农村,进入城市,深刻地改变了农民的储肥和用肥习惯。对此,刘一兵表示,由于部分农村的空心化,农民不再储肥,而是随用随买,这样一来就将库存压力集中到基层经销商身上。经销商没有足够大的仓库储备肥料,并且在传统肥料逐年摊薄的情况下,库存和转运成本也成为难以承受的负担。经销商被迫也采取随进随销的策略,这也是淡储旺销模式发生变化的重要原因。淡储旺销模式的改变将对化肥农资生产和流通等环节产生深刻影响。

记者手记

产业链倒逼,厂商融合是大势所趋

与其他地区相比,黑龙江农业以一年一季的大田作物为主,春耕备肥便显得尤为重要。农业生产需不违农时,农资经营也要抓住关键。事实上,作为同一个产业链条上的不同环节,化肥生产厂家、经销商、农民是一个利益共同体,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。对于农资行业来说,农资流通企业作为衔接上下游的一个不可替代的环节,在此市场情况下承担着前所未有的经营风险与压力。未来,厂商融合是大势所趋,这种融合不仅体现在商品买卖上,更多的还要体现在更深层次的战略合作上,通过产业链生态的健康发展,实现互利共赢。

广告